my’blog

环儿视频 第八章环儿失踪(40/87)

“好厉害的裴负,怪不得三教十二派的那些废柴都拦不住你!”元默的声音变了,变得柔媚婉转,清脆好听。那声音赫然是一个女子的声音,带著一丝放荡的味道。一道光毫闪烁,在裴负面前出现了一个身披黑色轻纱、尽显浮凸柔美曲线的妙龄绝色女子。裴负眉头一皱,看著眼前的女子,心中古井不波。“你是什麽人?”“你猜!”女子荡笑一声,身形突然灵动起来,朝著裴负闪电般扑击而出。裴负心中一惊,这女子的动作当真太过迅猛,迅猛得甚至超出裴负的想像。眼前只见一道流光掠起,香风扑面,强大的灵能已涌到了裴负的身前。他不敢再去考虑这女子的来历,右手一翻拍击而出。砰!裴负被女子强大的真元震得向後连连倒退。他实在无法想像,一个已经被他打伤的对手,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。而且,女子的灵能仙力中,带著一种摧枯拉朽、超乎他想像的诡异力量。那力量涌入他的体内,立刻变成彷佛要将他身体融化的奇妙气劲,那种酥麻酸软的感觉,让裴负有种腾云驾雾般的飘然感受。他心中一惊,催运体内龙气真元,化解了这股奇异的气劲。“你到底是什麽人?”裴负大声吼道,因为这女子的灵能实在是太过诡异,在他的记忆中,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,有哪一个修真门派中有这样古怪的力量。“都说了要你猜嘛,怎地这般没有情趣?真不晓得水青那丫头喜欢你哪一点!”“你说什麽?”一旦是牵扯到水青的事情,裴负就有些沉不住气了。他怒吼一声,催运真元,蕴涵精纯神龙之气,一掌朝著女子狠狠劈出,可刹那间,他的身体又突然僵硬住了。在他的面前,赫然站立著冷豔高贵的水青。裴负明白眼前的水青,不过是那神秘女子变成的模样,可水青是他挚爱的女人,一个让他魂牵梦绕、难以忘怀的女人。就算他明知道对方是假的,可让他狠下心去攻击对方,他还是无法做到。女子咯咯地笑了起来,那双狐媚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采。“有道是难得有情郎,没想到堂堂的神州道派宗主,也是个贪恋女色的人!”说著,她揉身而上,拳脚带著足以将裴负打得魂飞魄散的强大力量,粉拳玉足雨点般朝著他打去。裴负几次想要出手,可是每每看到水青的面容,心中就会产生一丝不忍。女子的修为算起来和他只在伯仲之间,而且攻击起来全无半点留情,更没有丝毫防守的意思。这让裴负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局面,有心出手,但却不忍下手,只能狼狈的防守,做不出半点有效的攻击。眨眼的工夫,女子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。裴负心知这样下去,他迟早要被对方击杀,心中开始变得急躁起来,同时一丝疑问在他心中升起,环儿去了哪里?如果有环儿在这里,他大可以将对手交给环儿来对付。论起修为,女人恐怕高於环儿,可是环儿具有先天的火灵之力,三昧真火的力量不需要耗费什麽精力,就可以施展出来,说起来,也算是棋逢对手。可是,环儿至今没有出现,难道……裴负的焦躁情绪越来越重,几次想要冲出房间,但却又被对方死死的缠住。眼看著水青的面容,他心中的怒意渐渐的掩盖了那一份柔情。他闭上了眼睛,不再去看对手的模样。思绪、灵觉将四周覆盖起来,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行动,但裴负却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的移动轨迹。龙气真元催运,翻天印光毫闪烁。裴负大吼一声,挥拳击出。砰!对方的灵能和他的真元碰撞在一起,让他心中一阵气血翻腾。这是一次不分伯仲的接触,裴负却感到无比的兴奋。毕竟,他可以摆脱出对方幻象的束缚,真正的施展出自己的力量。小楼在四溢灵能真元的撕扯下,轰然倒塌了!裴负祭出沉香法剑,凭著灵觉发起一次次凶猛的攻击。法剑在他灵能的催动下,剑啸声接连不断,剑灵厉魄好像是在发泄一般,藉由裴负的真元,在空中奇妙的划出一道道黑色的芒影,雨点般飞闪的剑芒,在空中交织成一面奇异的剑网,将对方牢牢的锁在其中。女子的行动有些迟缓下来。裴负凶猛的攻击,让她感到沉重的压力。“啊!”女人一声惊叫,用一种凄婉的语气叫道:“裴负!”裴负心中一颤预测推荐,那声音俨然和水青的声音一模一样预测推荐,虽然明知道是假的预测推荐,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。就在他眼睛睁开的刹那,女人娇媚的笑声传入了他的耳中。眼前一抹黑云骤然出现,女子身上那一袭轻纱奇异的离体而去,在空中展开。水青,不,应该说是那女子黑发亮如漆墨,瀑布似的倾泻在她雪白光洁的娇美胴体上。那玲珑的曲线微微起伏,美得让人心痛,美得让人血脉贲张。她好像一只八爪鱼一般朝著裴负扑来,黑发在黑夜中舞动,绝美的风情,在她眼眉间流转。裴负惊呆了!他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样的招数。水青是他心目中的女神,而当他心目中的女神赤身裸体的朝他扑来的时候,就算他明知道那是假的,心中还是不由得一动,身形随之呆滞下来。女人扑入了他的怀中,四肢好像八爪鱼一样的缠绕在他身体上。温软腻滑的肌肤,虽然隔著一层薄薄的衣衫,依旧将那无尽的热度传到了裴负的身上。就在裴负这一愣的刹那,胸口、腹部遭到了一连串狂野的打击。那女子贴著他的身体,粉嫩的拳脚带著那种蚀人心魄的灵能,如同雨点般的打在了他的身上。裴负张口,吐出一口猩红鲜血,身体软绵绵的滑落地面。他目光中充满了惊怒之色,看著女子倒翻出去,将那件飘落下来的黑纱重新披在了身上,笑盈盈的朝他看来。“无耻!”裴负怒声骂道。女子却显得毫不在意,微微一笑道:“裴负,你败了!”“前辈!”就在这时,张凤突然出现。她的脸上带著愧疚神色,看了裴负一眼,然後哀求道:“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,是不是可以放出我弟弟和元默了?”“嘻嘻,小丫头你放心,我不会食言的。”说著,女人朝裴负看去,妩媚的眼眸中,闪过一抹森冷的寒芒,说道:“不过,我要你杀了他!”“什麽?”张凤惊叫一声,“前辈,道宗是我道派宗主,我身为玄宗弟子,背叛他已经是大大的不该,怎麽能……”“难道你不想要你弟弟和你小情郎的命了吗?”“我!”裴负此时已经明白了其中的缘由,不由苦笑一声,道:“张凤!”“道宗大人!”“听她的吧!”裴负说著,朝女子看去,“不过我有些疑问想要请教,不知道阁下能否为我释疑?”“哦?”女人此刻胜券在握,说起话来又是另一番滋味。她看著裴负,笑道:“道宗大人又有什麽疑问?”“阁下究竟是什麽人?”“我?”女人说:“你听说过成德隐玄天吗?”裴负脸色一变,艰涩的回道:“十大洞天?你是道理天尊的人?”女人摇了摇头,缓缓走上前,说:“我可不是天尊的门下,看你这麽可怜,我也不妨实话实说。嘻嘻,姑娘我也不妨告诉你,我叫风三娘,是道虚天尊门下十大弟子之一。“我实在不明白天尊为何要对你如此看重,在我看来,你也不过就是灵能深厚一些,不过比之大有空明天的沐宸,应该还有些差距。真不晓得你是有什麽狗屎运,居然能把他打得昏迷一年。”裴负没有回答,喉头鼓动两下,又吐出一口鲜血。“那三教十二修真门派的耆老,也是那个道虚一手安排的?”风三娘摇摇头,“这个你倒是误会了天尊的美意。那一干老家伙虽然是天尊安排,可天尊却没有想过要害你性命,他只是想要试探一下你的本事,看看是否值得他对你出手。嘻嘻,不过现在看来……”风三娘说到这里,脸色突然变得凝重异常,“裴负,我只问你是否知道五方天地书的下落?”“五方天地书?”裴负不由失声叫道。这个名字他自然十分熟悉,那可是他拜托水青去查找的一件龙气附著法器。“看来你是知道的,对吗?”风三娘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低声问道。裴负看看风三娘,又看看张凤,突然道:“你放了我门下弟子,我自然可以告诉你五方天地书的事情。”“当真?”“君子一言!”风三娘娇笑一声,手上光芒一闪,一个精致的紫金葫芦,出现在她的手中。“张凤!”她伸手示意张凤上前,将手中的紫金葫芦递给了张凤,道:“小丫头,看样子你们道宗还是很有人情味的。这里面有三粒金丹, 贵州11选5官网可以解开你弟弟和你那小情郎身上的禁制。现在……你走吧!”“道宗!”裴负惨然一笑, 贵州11示意张凤不要再说。张凤眼中闪过一抹泪光, 河南快3点头转身离去。风三娘笑盈盈道:“怎样?现在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, 河南快3走势图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?”裴负不置可否的点头,目送张凤的身影远去之後,又开口问道:“风三娘,我的朋友呢?”“你的朋友?”风三娘一愣,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。裴负一颗悬在空中的心一下子落地了。看样子风三娘并不知道环儿的底细,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针对自己,不过,为什麽环儿至今没有出现?想到这里,裴负那颗刚落地的心呼的一下子又悬了起来。“裴负,你到底说不说?”风三娘显得有些不耐烦了,她看著裴负大声喝问。裴负愣了一下,看著风三娘道:“说什麽?”“五方天地书!”裴负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身体突然一阵颤抖,禁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。一缕蜿蜒如细蛇般的血痕,自他嘴角流出,在夜色中看上去格外醒目。风三娘眉头微微一皱,眼中那仅存的一抹戒备神色,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你走近一些,我告诉你五方天地书的事情。”风三娘迟疑了一下,莲步轻移,朝著裴负缓缓走来。一股扑鼻的体香涌来,裴负做出贪婪的样子耸动鼻子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他的这种举动,让风三娘眼中闪过一抹讥讽之色。她脚下速度加快,来到裴负的身边,柔声道:“好了,现在你可以说了吧?”裴负却在这时笑了起来。“事实上,我想告诉你的事情就是,我根本不知道五方天地书是在什麽地方!”当裴负脸上笑意涌起的刹那,风三娘心中立刻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。但没等她反应过来,眼前四抹幽森的光毫一闪,四种全然不同的凌厉剑气,带著摧枯拉朽般的力道刺入她的体内,瞬息间,将她体内的经脉尽数切断!风三娘一声惨叫,一口鲜血自樱唇中喷出,血雾在夜色中更见凄迷色彩。但没等她有所举动,裴负祭起翻天印,挥拳恶狠狠的击在了她的胸口。强悍的龙气真元,配合翻天印的无上法力,撞击在风三娘的身上,将她的身体打得凌空飞起,直飞行了数十米的距离,才扑通一声摔落尘埃。“你……”风三娘面色苍白如纸,身体外闪出一抹奇异的光芒,那光芒在夜色中如同星辰一般散去,点点滴滴,闪烁不停,看上去美丽极了。她看著裴负,一脸惊怒之色,眼中更是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,一个“你”字刚一出口,一口鲜血再次喷出,体外的那抹灵动的光芒,逸散得更加迅速。即使是仙人也一样会遇到散功的情形,更何况风三娘在全无防备之下,被裴负连续两记致命打击,就算是十大洞天的尊主,也不会感觉到舒服。裴负站起身来,掸去身上的尘土,走到了风三娘的面前,笑道:“风三娘,现在应该是我来问你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了!”风三娘看著裴负,惨白面容上露出妩媚笑容,“裴负,我小看你了!”裴负冷笑道:“呵呵,你们这些师出十大洞天的弟子,向来眼高过顶。我们这些凡夫俗子,又怎麽能入得了你们的法眼?”风三娘也不说话,而是用一种非常认真的目光,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裴负。片刻後,她突然间笑了起来,用温婉好听的声音对裴负道:“裴负,这一次你赢了,不过你不要以为事情就这麽算完,嘻嘻,我们的游戏,才刚刚开始!”“你这话什麽意思?”“想知道吗?来昆仑仙境吧,那里自然会有你想要的答案!”风三娘说完,娇笑一声。霎时间,逼人的灵能彷佛凭空幻出一般,一道奇异的光芒自她的体内发出。裴负被那逼人的灵能迫得连连後退,眼睁睁看著风三娘在光芒中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一块通体黝黑的圆形令牌,出现在风三娘先前倒地的地方。令牌上正面是一个古拙的“道”字,四周绘有盘旋的飞龙。裴负走上前去,捡起令牌,翻转过来,预测推荐只见令牌的背面尽是奇怪的纹路,似乎有些玄机,可又看不出这些纹路中,到底隐藏著怎样的奥秘。昆仑仙境?风三娘临走时的话语,让裴负怦然心动。不过,昆仑仙境又在何方?他拿著那块令牌,反覆的观瞧著,半晌後,他毫无头绪的将令牌放进了如意袋中。接下来该去何方呢?昆仑仙境吗?一时间,裴负感到思绪有些混乱,禁不住一声长叹。看样子,人类的世界,自己是无法再停留下去了,昆仑仙境的绝杀令,让他在这块土地上再难有立足之地。可是,神龙之气到现在他只找到了三道,还有六道龙气下落不明,如果要说有线索,恐怕也只有那不知所谓的五方天地书了。就在这时,他蓦的想起,环儿已经半天没有出现了。他忍不住运转体内龙气真元,将思绪如同波浪一般向外延伸出去。环儿是个灵体,拥有著超乎寻常的灵能波动,可当裴负用灵觉把方圆百馀里的空间搜索了一个遍,也没有找到任何奇异的波动。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,原本就有些不太平静的心,立刻躁动起来。“环儿!”裴负大声叫喊道。空旷的庄园内,只有他的声音回荡在苍穹之中。“风三娘,出来!”依旧是寂静,静得让裴负感到一种彻骨的寒意涌上心头。环儿绝对不会连个招呼都不打的离去,她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,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她遇到了麻烦。可凭著环儿的修为,普通的修真者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对手,就算是七品仙人,也不见得就能拦住她。难道她遇到了比风三娘还要厉害的人物?裴负心中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,片刻後,他忍不住取出了天枢的卡片,用灵能将她唤出。“小哥哥,找奴家出来有什麽事?”天枢的声音依旧是柔媚动人,她身披一件火红色的轻纱,在夜色中彷佛一团燃烧的火焰。裴负没有心情和她胡闹,当下皱著眉头,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“小哥哥,这件事情,恐怕奴家也给不得你什麽帮助!”天枢轻声说:“不过火灵的本事不低,你倒也不必太过担心,这世上也许有人可以制服她,但是想要消灭她,却是万万不能的事情。”“哦?”“火灵乃是取自浑沦中三昧真火而成,加上你那九只火龙精魄的力量。想要杀死她?就算是那昆仑仙境中的道宗,恐怕也无能为力。”“可是……”“小哥哥,关心则乱哦!”天枢打断了裴负的话语,笑道:“让自己冷静下来,一定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。不过对於这种凡俗中的事情,奴家一点兴趣都没有。嘻嘻,只要你性命无虞,奴家是不会插手这人世间的纷争的!”“可这已经不是人世间的俗事,天枢,这可是和昆仑仙境有关连呀!”“那又怎样?”天枢妩媚笑道:“若非十大洞天尊主那一级别的人物出来,其他人对於奴家来说,都了无半点兴趣。”裴负默然无语。“小哥哥,你不妨把这事情当作一次对你的考验。嘻嘻,其实只要你用心,一定会找到线索,而且,也许你还可以从中找到一些小小的乐趣。”乐趣?裴负实在是不明白天枢是怎麽想的,在这种事情里面还能找到乐趣吗?可没等他再开口询问,天枢已经化出一抹光亮,重又变回卡片,回到了他的手中。裴负愣愣的在旷野中站了半晌,动身朝市区走去。回到了市区,裴负凭藉著风三娘送给他的身分证明和信用卡,在一家十分豪华的酒店住下。看样子,风三娘真的只是来试探他,送给他的身分证明和信用卡都能够使用,这使得他少了许多麻烦。不过,环儿的失踪让他无心去观赏都市的美景,整日里的寻找环儿的踪迹,但始终没有任何头绪,环儿是真的失踪了!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。裴负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度过这三天的,他没有再去红豆酒吧,因为修真联盟的追杀令和风三娘的出现,让他无法再去相信张凤、元默甚至於水青。这是他从离开他的时代以後,第一次感受到那种痛苦无助的感觉。又是毫无头绪的寻找了一天,裴负疲惫的回到了酒店。但是他没有想到,两个不速之客,已经在他的房间里等候著。元默、张凤!裴负惊异的看著两人,迅速用灵觉探查了四周的情形。在确定没有任何敌人的踪迹之後,他这才放松了一些警惕,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元默。“裴大哥!”元默自然看得出,裴负目光中所流露出来的警惕,也知道这其中的缘由。他轻声叫了裴负一声,然後接著道:“大哥请放心,今天只有小弟和凤儿两人前来,并没有其他人跟随!”裴负冷笑一声,“你凭什麽证明你就是默默?”“凤儿可以证明!”“她?”裴负脸上冷笑之色更浓,说:“张家的人我现在一个都不会相信,如果你没有其他的证明,嘿嘿!”元默和张凤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格外难看。裴负话语中冷冰冰的,除了那浓浓的不信任口气,更有一股杀意也在无形中散发出来。元默呆呆的看著裴负,嘴巴张了两张,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“好了!”裴负说:“我知道默默和凤儿是情侣,这样吧,你们打个啵,我就相信你的身分!”“什麽?”元默和张凤的脸腾的一下子,都好似熟透了的苹果,看著裴负张口结舌。裴负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迳自走到沙发前坐下,说:“我现在相信你是默默了!嘿嘿,反正也只有你这种闷瓜葫芦总是张著嘴发傻,风三娘那骚婆娘是做不出这样子的!”“裴大哥!”“道宗!”元默和张凤同声嗔怪,同时也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了一口气。两人在裴负的示意下,坐在他的对面,只是依旧显得有些忸怩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裴负见两人的模样,立刻知道这两人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如果不是出了什麽棘手的事情,恐怕他们两个也不会在这时候跑来找他。“说吧!”裴负神色淡然的说:“是不是遇到什麽麻烦事了?”两人脸一红,神色尴尬的点点头。裴负问:“我真是不明白,你们就算是遇到了麻烦,可以去找你们师父或者是希言那些老家伙,怎麽会想到跑来找我?嘿嘿,我还是那句话,你们凭什麽让我出手相助,又怎麽证明这不是一个陷阱?”“道宗!”张凤忍不住说:“我们其实也知道这样对您不公平,可是……修真联盟现在已经被一干耆老所控制,神州十二修真门派,现在全力执行成德隐玄天发出的血令,说是要将你诛杀後,才能腾出手来帮助我们!”裴负笑了起来,“好呀,既然如此,我自然应该是好生的躲藏起来,为什麽要帮助你们?”“可是……”“凤儿!”元默厉声喝止了张凤,脸上依旧带著尴尬之色,看著裴负轻声道:“裴大哥,我本来也不想这样子来麻烦你,可事出有因,小弟也是不得已才跑来找你。”裴负抿著嘴,看著元默说:“你怎麽知道我一定会帮你?”“这……小弟本来是不想来麻烦裴大哥你的,但是我师父说,这件事只有你能帮上忙!”这是裴负再一次听到了关於水青的消息,心中不由感到一热,从元默口中说出的,他可以相信,而水青的性格属於那种外冷内热的,越是这样子,说明他在水青的心里,还是有一席之地。裴负想了想,问:“到底是什麽事情?”“那麽裴大哥答应帮忙了?”看著元默有些激动的样子,裴负不置可否的一笑,道:“先说来听听!”“裴大哥,你还记得血杀团吗?”裴负眉头微微一皱,轻轻颔首道:“当然记得!”元默迟疑了一下,轻声说:“血杀团抢走了太极铜镜!”“什麽?”这下子裴负有些坐不住了。他吃惊的看著元默,半晌後问道:“太极铜镜不是被你们九司一处严密的保护起来了吗?怎麽会……”元默苦笑著解释道:“裴大哥,九司一处里的超能精英,大都是神州十二修真门派门下的弟子。他们接到各派耆老发出的指令,离开九司一处,在全球各地寻找你的踪迹,以完成成德隐玄天的命令。”裴负默默不语,心中却起伏跌宕。太极铜镜是人世间仅有的两件打开黑暗世界门户的法器,如果它被血杀团得到,那麽用处也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招引黑暗世界中的黑暗魔兽光临人间。裴负不在乎黑暗魔兽,可是并不代表著其他人也会不在乎。比如阿魅那样的魔兽,即使是初临人间界的时候,已经是少有对手,就算各大修真门派有耆老坐镇,可对付那数不尽的黑暗魔兽,恐怕依旧是有些捉襟见肘。更何况,在阿魅的上面,还有那些魔将、魔王,他们是怎样的修为,裴负不知道,而那些修真耆老们恐怕也不知道。想到这里,他的脸色有些凝重起来。元默後面又说了些什麽,裴负并没有用心听,在他心中,太极铜镜和环儿究竟孰重孰轻,他必须做出一个选择。半晌後,裴负轻声说:“默默,对不起!”“啊?”“我也很想帮助你,可我现在实在是抽不出手来理睬这件事情。我的一个好朋友,一个非常好的朋友,现在行踪不明,而我需要找到她,也必须要找到她,否则……”“可是……”张凤忍不住插嘴道:“裴大哥,我神州道派的宗旨是维护人世间生灵性命,你身为神州道派的道宗,怎麽为一己之私而不顾大局?”元默想要阻拦,可是为时已晚。裴负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铁青,看著张凤说:“张凤,神州道派的使命不是维护人世间生灵性命,而是维护神龙的安全。在这一点上,我自认并没有半分懈怠。倒是你们张家,我很想问问你们做了什麽?你又有什麽资格来批评我?”“我……”“凤儿,别说话!”元默喝止张凤继续狡辩下去,他迟疑了一下,问:“裴大哥,你不要理睬凤儿的话,我代她向你道歉!”裴负没有言语,而是默不作声的看著元默,眼中的怒气渐渐的平息下去。“我相信裴大哥的朋友一定和你有颇为不浅的交情,否则大哥定不会这样说话。只是……这样吧,裴大哥,你的朋友叫什麽名字?也许我们可以帮上一些小小的忙。”“不用了!”“裴大哥,我知道您的修为深厚,可您毕竟只有一个人。而我们则可以动用整个联盟的人员来调查,总好过您一个人好似没头苍蝇似的瞎找一通,对吗?”裴负抿著嘴,沉默了半晌,也没有开口。“这样吧,裴大哥,我留下我的电话,如果你需要我们帮助,那麽就请你给我打个电话,小弟一定竭尽所能帮助大哥。”元默说著,从衣袋中取出一张名片,放在了裴负面前的茶几上。然後,他拉著张凤站起来说:“大哥,那我们先告辞了!”说完,他带著有些不满的张凤,大步走出了裴负的房间。裴负呆坐在沙发上,脑子里显得有些混乱不堪。如果元默继续请求他帮忙,他也许会毫不犹豫的拒绝,可是元默来了这一手,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抢太极铜镜,还是寻找环儿?两个念头,在裴负的脑海中激烈的冲突不停,感情和道义之间的矛盾,更让他有种难以取舍的感觉。如果阿魅在这里,那该多好?突然间,裴负想到了和阿显一同在镇邪塔中练功的阿魅,对於这种事情,也许阿魅可以帮助他出些主意!想到这里,他连忙取出镇邪玄珠,口中念动镇邪口诀的同时,真元也随之运转起来。镇邪玄珠光芒一闪,他的身体也随之进入了镇邪塔中。镇邪塔内,冷清清的不见一个人影,只有那登仙祭坛静静的摆放在中央,散发出充满了死寂气息的黑暗能量。一声声轻叱自远处传来,裴负隐隐约约的感到,那声音来自於玄灵火狱之中。他心中不由得感到一紧,连忙祭出太昊镜,闪电般朝著玄灵火狱的方向飞扑而去。身外的护体龙气金光闪烁,他穿过了镇邪塔顶层和玄灵火狱的分界壁障。霎时间,眼前紫芒纵横闪烁,恰似一道道紫色的闪电,在玄灵火狱的上空飞舞盘旋。在紫色的闪电中,一道如同轻烟般的蓝色身影,和一抹恰似鬼魅一般的黑影穿梭不停,春雨发出血色的刀芒,滑出绮丽绝美的红色弧线,在空中不断和紫电发生碰撞。而阿显,则身著绿色长裙,手中执著一柄形如欧洲特有的细刺剑一样的武器,静静的站在一旁。她看著紫、蓝、红三色纵横飞舞,眼中闪烁出跃跃欲试的光采。裴负运转龙气,抗御著强猛的劲风,他来到阿显的身後,凝神看去,却禁不住“啊”的发出一声惊呼。

  来自2003-04赛季骑士对阵绿军的比赛!新秀詹姆斯这场比赛送出了三个劲爆扣篮!

  新浪财经讯 5月16日消息,“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”特别策划线上举行,本期论坛的主题是“金融战疫,共克时艰”,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发表主旨演讲。 

,,浙江20选5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02:12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湖南快乐十分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