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’blog

第六章再见沐宸(38/87)

从踏上陆地的那一刻起,裴负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。七煞忍者对於扶桑岛屿的消失,倒也没有太过在意,毕竟对忍者而言,他们的思想里只有宗主一人;而环儿,更是早就抛去了她的国籍,一心一意的跟著裴负,就算是裴负让她亲手毁去自己的国家,她也会心甘情愿。可是裴负却觉得奇怪。扶桑岛屿怎麽会消失?这个所谓亚洲统一联盟,又是什麽东西?在长春几日,裴负一方面想要和超灵学院的水青联系,一方面也在街头打听这几年来变化的缘由。原因是打听出来了,可是水青却一直没有联系上。也不知道是谁想的鬼主意,打个电话也要身分识别码。什麽是身分识别码?裴负不知道,他只知道由於他们九人连日在长春街头游荡,已经被警察盯上了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裴负和环儿商量了一下,决定离开长春。千年积雪万年松,直上人间第一峰。来到东北,如果不喝上一顿热辣辣的烧酒,你体会不出东北人的热情。而如果不去长白山走走,也算是白来这东北一遭。长白山是满族人的发祥地,也是朝鲜族人的圣山。万顷长白雪松,千般风情雪韵,白雪皑皑的长白山,就犹如一个玉洁冰清的美丽仙女,亭亭玉立在林海雪原之上。裴负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长白山的美景,在离开长春时,他突发奇想,意欲来个长白山一日游。这个建议立刻得到了环儿的支持,而七煞忍者虽然有心反对,但在环儿的掌心冒出一团小小的火球之後,也只能连连点头。就这样,在离开长春的第二天,裴负一行人已经进入了苍茫的长白雪原,目的地是长白山天池。环儿说,冬日的天池,水结成冰,就像一块映天的宝镜镶嵌在长白山之巅,风景美极了。不过等裴负登上了天池,看著如莲花瓣一样环抱天池的长白十六峰,那天池的宁静,群峰的伟岸,给人无言的力量,让人发自心底的感到敬畏。这又怎是一句“美极了”就可以形容出来的景色?腊月严寒,天池不见一人。裴负负手站在山边,任由寒风吹动衣衫猎猎翻卷,心中有种直欲乘风而去的感觉。一股刺骨的寒流吹来,裴负忍不住纵声长啸。啸声恰如龙吟,在山间回荡不息,雪松上的积雪扑簌簌的被震落,雪花随著寒风在空中曼舞。环儿等人被这美景、被裴负那飘然若登仙一般的出尘风姿,惊住了,惊呆了,八个人静静的站在他的背後,默默不语。长啸持续了一刻钟方才止歇。自登陆以来,裴负心里总有种沉甸甸的压抑,在这一啸中,悒郁的心情也随之消失。但就在他神清气爽的止息了啸声的刹那新闻资讯,在长白山深麓新闻资讯,一声犹如凤鸣般的唳啸突然传出新闻资讯,那啸声好似是在向裴负发出挑战,不但是裴负,就连站在他身後的环儿等人,脸色也微微一变。啸声由远及近,初闻时犹自感到是在千里之外,眨眼的工夫,那啸声变得如同焦雷翻滚,在裴负等人耳边不停炸响。七煞忍者率先抵挡不住,连忙盘膝坐下,吐呐真元抵抗那啸声。而身为火灵之身的环儿,早就抛弃了肉身凡胎,她的发展方向,将会是和诛仙四剑一样强大的存在,因此那啸声虽然夺人心魄,对她而言,却不受半分的影响。裴负有些恼怒了,他运转归元诀,催动真元,撮口再次发出长啸。两种声音全然不同的啸声,纠缠在一起,就如同两个手执兵器的武士,在半空中发生激烈的碰撞。曼舞在空中的雪花,受到这两种用真元催发的长啸影响,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圆球。球体急速转动,将曼舞空中的雪花吸引过来,不断的变大,眨眼的工夫,一个直径接近一米的雪球,在空中出现。裴负一边撮口长啸,一边心中暗自惊骇。来人好强悍的真元,居然可以和他的真元相抗衡,而且是不分伯仲。好在对方的啸声并没有和裴负的啸声纠缠太久,片刻之後,啸声突然止息,裴负也掩口停住了长啸,神色显得有些凝重。环儿义无反顾的站在了裴负的身边,传音低声道:“扫把星,是什麽人?好像很厉害呀!”裴负摇摇头,又默默的点了点头。没等他开口回答环儿的问题,天际一道寒光出现在两人的眼中。一股巨大并四溢的灵能在天地间鼓荡,那种强大的感觉,让裴负心中涌起了熟悉的感觉。“裴负道友,四年未见,一向可好?”清雅古拙的声音在裴负的耳边回响,霎时间,他的脸色大变,脱口惊声道:“沐宸?”寒光在裴负身前三十米外的距离停下来,一个身穿黑色西装、黑色风衣的英俊青年,御剑立於空中,寸短的头发,黑色的墨镜,裴负怎麽看怎麽觉得,对方和电影里那些黑社会大哥有些相似。沐宸,大有空明天道法天尊的得意弟子。依旧是温文尔雅,依旧是一脸的笑容, 贵州11选5彩票平台可是配上他那一身衣服, 贵州11选5中奖查询裴负怎麽看怎麽觉得有点不伦不类。好好的修神弟子, 贵州11选5官网没事居然穿的和黑社会大哥一样, 贵州11用张帅的话说,穿著这麽一身衣服走在大街上,非要被人打得头破血流不可。“怎麽?不认识了?”沐宸见裴负目瞪口呆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起来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扮,笑道:“怎麽样,我这一身行头够帅吧!”听他的语气,好像并没有什麽敌意,倒是让人感觉十分亲切。环儿低声道:“扫把星,这个男的好奇怪呀!”裴负哭笑不得,点点头,然後对沐宸说:“沐宸道友挂念了,四年不见,道兄风采如昔,裴负甚感开怀!”沐宸笑了笑,迈步朝著裴负走来。三十米的距离,虚空一步,他已经来到了裴负身前。这种本领裴负也可以做到,只是能否如同沐宸这般做的洒脱,他心里也没有底。沐宸收起了空中的长剑,打量了一眼裴负,“咦,道友你的修行虽然有些退步,可是看上去却好像又有不少的进步。奇怪,真的是奇怪!”裴负没有回答沐宸的问题,而是依旧一脸的戒备之色。“这位小姐是……”环儿没有裴负的指示,心中决定坚决不和这稀奇古怪的男人说话。她一扭头,装作没有听见沐宸的问话,举步朝著七煞忍者走去。“沐宸道兄此次来到人间,不知是否是要找裴负的麻烦?”沐宸笑道:“道友多虑了,四年前沐宸败在道友手上,败的心服口服,没什麽好怨恨的,而且,此次沐宸下山,师尊再三嘱咐,坚持不能和道友冲突,所以道友你不用太过紧张。”“哦?”沐宸见裴负还不相信,於是接著道:“其实沐宸此次下山,主要是为了来看看我师尊当年在这里留下的一处洞府,师尊说这是对我个人修行的一次考验。”“原来是这样!”裴负见沐宸似乎真的没有敌意,於是也就不再小心防备。两人在天池边上又聊了一会儿,裴负告辞想要离去,沐宸似乎也要开始他的修行,於是也不挽留。裴负叫上了环儿,带著稍稍恢复一些的七煞忍者转身朝山下走去。就在这时,沐宸突然叫住了他,“道友,你此次回到人间,小弟有一言相告。”裴负停下脚步,一脸疑惑之色看著沐宸,“裴负恭听道兄教诲。”沐宸迟疑一下,轻声道:“不要相信任何人,记得,新闻资讯不要相信任何人!”“啊!”“道友,有些话我也无法说得太明白,如今人间修真界已经和几年前大不相同,你……道友,你自己多多保重吧!”沐宸最终也没有和裴负说明白,这自然让裴负感到有些莫名其妙。不过,他心中还是多了一分提防,於是向沐宸道了一声谢,带著环儿等人离开了天池。待裴负等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雪原中,天池上空一道奇异光芒跳动,道法天尊突然出现在了沐宸的身边。“师尊!”沐宸连忙行礼,低声道:“弟子已经按照您的吩咐,向裴负透露了一些消息。”道法天尊拈著花白的胡须,朝著裴负等人消失的方向看去,发出一声幽幽长叹,“自从道尊闭关之後,十大洞天、三十六小洞天之间的争斗,较之以前更加激烈了。现在所有的人都盯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上,呵呵,看样子用不了多久,十大洞天之间原本均衡的势力,就会因为他的出现被打破。”“那我们……”道法天尊摆手止住了沐宸的话语,他神色凝重地说:“沐宸,这些事情并不是你应该去想的,现在你要做的事情只有一样,就是通过为师为你设下的考验。人间有句俗话,叫做『神仙是人做』。嘿嘿,可惜众位道友都好像舍本求末,为了这麽一个家伙整日里勾心斗角,却不想想怎样来培养自己的弟子,可笑,真是可笑!”说著,道法天尊轻声道:“你准备好这次试炼了吗?”“弟子准备好了!”“那麽,我们开始吧!”长白山在微微颤抖,清朗的天空隐隐传来轰鸣的雷电,一道道肉眼无法察觉的闪电在空中舞过,雷电的气息,回荡在山麓上空。“扫把星,那个沐宸是什麽人?”环儿忍不住开口追问。裴负想了想,不知该怎样回答环儿的问题。说白了,环儿并不算是个修真者,忍者的忍法,不过是从修真道法中脱胎出来的一种变体,天晓得说些修真的事情,环儿是否能够认同?“扫把星,你说话呀!”裴负苦笑一声,说:“环儿,你相信这世上有神仙吗?”环儿摸了一下鼻子,“以前不太相信,但是现在,我相信了!嘻嘻,就拿我来说,不也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存在?”七煞忍者连连点头,他们也从心底里认同环儿的说法,於是,七人好奇的看著裴负,等待著他继续说下去。裴负想了想,“在修真界,有仙山名为昆仑,山上有一座封神台,据说那就是人和仙的分野,登上了封神台,人就成了仙。”“那个沐宸是仙人?”裴负摇摇头,“仙人分七品,七品之外有洞天。环儿,你听说过十大洞天、三十六小洞天和七十二福地的说法吗?”“听说过,听说过!”环儿连连点头,表示知道。裴负接著说:“沐宸是十大洞天排名第二位的大有空明天弟子,说起来,他也是仙人,但是却比仙人更加厉害!”“原来是这样!”环儿喃喃自语:“好大的来头,不过他看上去那麽年轻,真的那麽厉害?”“年轻?”裴负不由得笑了起来,“他可是比我年龄还要大的老妖怪,你说他年轻?呵呵,不过七百来岁的年龄,也许真的算得上年轻吧!”裴负一句话,引得环儿等人一阵惊呼。不过,他们没有再追问下去,因为裴负突然停下脚步,站在一处山丘上向原处眺望。“扫把星,我们接下来去哪里?”“我不知道!”裴负摇摇头,脸上也露出迷茫神色。是呀,接下来他们应该去什麽地方?短短的几年,这世界似乎变化了很多,他已经又一次感受到他和这世界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。“我们去新疆吧!”他低声道:“也许我还能在那里找到一些朋友,得到一些帮助!”“那好,我们就去新疆!”行程就这样被决定了,可是方向有了,裴负又感到有些为难了。七煞忍者肉身凡胎,他总不成一次带著八个人御剑飞行吧。可是如果不御剑飞行,那只有靠著双腿从东北走到新疆,因为,他们身上目前可以说是身无分文。好在环儿解决了这个难题,她认为七煞忍者可以先不用跟著一起前往新疆,让他们在长白山修炼一下,也许更有好处。毕竟,长白山灵气逼人,也算是一处上好的修炼场所,而七煞忍者的身手在目前来说,实在是太差了。对於环儿的这个意见,裴负立刻表示赞成。虽然七煞忍者不太愿意,可是在环儿眼睛一瞪之後,他们也就不再反对。就这样,众人分别,七煞忍者在长白山中择地修炼,而裴负则祭起沉香法剑,带著环儿御剑破空而去。那飘飘然的神仙风姿,让七煞忍者好生的羡慕。环儿第一次感受到御剑空中飞行,开始的时候有些紧张,但片刻之後,那紧张的情绪就一扫而空,她咯咯的娇笑不停,不住的催促裴负快点再快点!裴负只得全力催动灵能,带著环儿如同流星划空而过一般的急速前进。两人中午动身,在傍晚的时候,就已经来到超灵学院的古堡之外。但是,让裴负感到吃惊的是,古堡已经消失不见,只剩下一片废墟。甚至,连原来保护古堡的陨石群也不见了,巍峨的古堡废墟,在一片风沙中显得格外的苍凉。难道水青出事了?裴负心中有些惶恐,他带著环儿御剑绕空而行,方圆百里之地,他尽数搜索了一遍,可是没发现任何动静。难道……裴负的情绪开始急躁起来。环儿心细,自然发现了裴负这种焦躁不安的情绪。女人敏锐的直觉,让她感到扫把星的焦躁情绪,一定是和女人有关系。虽然心中有些醋意,但是她还是低声的安慰,毕竟,对她来说,能够和裴负再次相聚,她已经满足了。大漠的死亡杀阵!裴负在环儿一阵低声安慰之後,突然想起了,当年超灵学院设在大漠中的死亡杀阵。如果死亡杀阵在,那麽超灵学院可能是遭到了不测,而如果死亡杀阵不在,那就说明水青他们可能是自己离开。想到这里,他御剑直飞大漠深处,风沙狂舞,令整个世界显得一派迷蒙景象。死亡杀阵也消失了!裴负心中多少感到有些安慰,可是与此同时,一种失落的感觉也在他心头升起。水青去了哪里?“扫把星,我们现在怎麽办?”裴负摇摇头,低声道:“我不知道!”“那我们回长白山吧!”环儿提出了建议。在她看来,能和裴负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起,是一件比什麽都要幸福的事情。裴负何尝不明白环儿的这份心思,他何尝不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,平静的生活?可是当年对神龙的一句承诺,还有他身为道派弟子的责任,让他比谁都清楚,那种平静的生活对他来说,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奢侈。他站在苍茫大漠之中,举目四望四周的景物,突然道:“环儿,我们去北平吧!”虽然张帅曾多次指正过他的这个错误,但是裴负却还是习惯把北京称作北平或者燕京。习惯的问题,不是一下子能改变的事情,幸好环儿对此倒不在意,她也不知道北平已经改名,於是轻轻点头。“那我们走吧!”“走?你们要走去哪里?”突然间,风沙乱舞的天空里传出一个阴冷的声音,紧跟著迷蒙的天空,骤然间光芒闪动,凌厉的剑气、无俦的灵能真元,彷佛是凭空幻出,一下子在空中凝结成一面巨大的天网,铺天盖地一般,朝著裴负挤压过来。

,,湖北快3官方投注

 


posted @ 20-06-03 10:14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湖南快乐十分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